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读懂我,算你有才!

欢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乡野四题 (春、夏、秋、冬) 散文 【原创】刘伟  

2011-01-10 15:24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(一)

        北方的春,来得很有味道!

       小时候, 每到腊月十九,母亲,抑或是父亲就会在下屋的草棚子里、稻草里,循着“咯嗒,咯嗒”的叫声,欢天喜地翻找出一窝鸡蛋。有的冻得裂了大缝子,有的安好,还有一个热乎乎刚产下的,给我在生日这天煮上,心立马暖了。知道祈盼一冬的春天马上来到了!

       北方的四季应时而定,绝不含糊。

       立春一过,春便适时而来了。看,听!门前小溪的冰开始融化,欢快的流水在冰床下撒欢,急忙去赴大河的约会。河边的柳树,柔软的枝条上挤满了密麻麻的小芽苞。三五个邻家的小孩,提上土篮,挎上小筐,拿把枪撅子,扛把镐头,奔向西山坡朝阳的田地里,争抢着去挖地里的“大脑瓜”菜。红红的苗子针尖样扎出地面,光秃秃的黑土表面,很好找。单根的有圆珠笔芯般粗,很壮。特抢眼;有成撮的就细小,软茸。刨挖下去,就露出白白胖胖的脑瓜。遇到垄背,就嘣溅起可嘴的冰碴,孩子们便笑了。一边喷吐掉,还忙着往筐里捡菜。女孩儿爱干净,总是掐头去尾弄利索,带回家洗干净就可以或腌或煲汤、拌酱。毛头小子便手忙脚乱,风卷残云般,连草带刺地丢到筐里,不大功夫,㧟着满筐回家了。放到炕上,凳子上跑去玩了。大人便耐心地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   渐渐地多了,就有妇女、阿婆去挖了。到城里可以卖两元一斤,做咸菜。慢慢地,门前的柳树绽放了苞,灰白的“狼l狼狗”拱出来了,这时,就有好趣的孩子折下柔嫩的柳枝打闹着。欢笑着.....

      我最喜在暖暖的阳光下,爬上西边的石砬子。在那石隙罅缝里,抠拽出刚发芽的山菠菜,小心翼翼放在筐底,宝贝似地捧回家,让妈妈做汤吃。一股清香在齿间萦绕,回荡!再美的是柳树长出绿芽,远远看去,一层绿云似有若无,在袅袅浮动......搭眼看西南山凹,我便峁足了劲,连蹦带跳地爬上去,撅折下一枝枝含苞欲放的大丽花,粉嫩的花蕾,孕满了春的味道。捆绑一大把,插到罐头瓶子里,注满水,放在前窗台上,看花开花落。可没过几天,猝然放眼西南山,那里已然山花烂漫了。气得我又喘着粗气爬上山头,采了个盈袖满怀!那想法太自私,全都弄回家才解渴似的。

      闲了一冬的农民,开始往田里送家沤的土粪,撒扬铺开。跟着脚刨玉米苲子,我们便忙着上山采刺叶子甩汤,磕上一个两个鸡蛋,黄绿相伴,很鲜!用手指挖酸浆的白芽子,剥掉皮,皱着眉,几口消灭掉,很开胃;或者,干脆拿回家,蘸着大酱,就着高梁米水饭,撑得肚子鼓饱。

      门前的河终于化开了,鸭子在里面自由自在畅游着。门前的大杨树上喜鹊喳喳叫着。院子里,红公鸡昂着头,一群母鸡伴随左右......

      清明一到,绿了苗。春天便恋恋不舍地走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