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读懂我,算你有才!

欢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姐姐,你在天堂还好吗? 【原创】刘伟  

2011-01-03 18:44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再过些天,就到了腊月十六——是姐姐去世十周年的忌日。姐姐,三十六岁的你,如花一样的年龄,在 不争的现实中凋零......如今,大雪封地,你冷吗?姐姐。我不能为你焚烧冥纸,就写此文给你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姐姐,在你走后的烧百的那天,我带着三岁的女儿,还有咱苍老的母亲,趟过齐膝深的玉米苗子去看你。我费尽周折搬到你面前的那两盆月季,一盆大红的;一盆淡粉的,在你头前摇曳!你酷爱养花,尤喜月季。对不起,我没能为你亲赴山东,为你捎去黄色和黑色的月季。在那里我见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幼小的女儿,你的外甥女,知趣地跪在你的脚下,乖乖地看着姥姥在你面前摆好吃的,抖抖地插上一根热卖的大串草莓糖葫芦,还带来你爱抽的芙蓉王香烟,一整盒,打开拽出一支递给你,跌坐在地上刚要与你说话,少不更事的女儿说:“姥姥,大姨不能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狠狠瞪了女儿一眼,左手扯过她,右手拽住母亲的手,一步三回头地逃离开去,我不忍听白发母亲在那里大放悲声。我哄骗她们和自己,你不在这里,你的灵魂已在天堂里安住。

        ......

         姐姐,你可知道?因为姐夫的小气和势力,我们娘家只好远离你。整整七年我没去你家看望你,自然忽略了你的生活,少了对你的关爱,让我痛悔不已。当我们惊闻你患病的消息,你已到了直肠癌晚期。噩耗传来,小你三岁大我三岁的哥哥——你唯一的弟弟,一夜之间愁白了三分之二的头发,仅次于伍子胥。当省城医院复查确诊了你的病情,无有回天之力时,你深爱的弟弟到天天鲜鱼港,为你定了上千元的菜肴,召集了两个小妹。你吃了一口就到外面门口蹲着去了。我们怎能咽下去?看着一米七二个头,一百六十多斤体重的你,瘦得形销骨立。曾经合适的腰围,松垮垮的,裤子提了又提。我们的心揪到了一起,我们都是爱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两个妹妹小,你不让她俩去看你,怕她俩害怕。你是长姐,她俩是你帮妈妈带大的。当然,只有我,抱上三岁的女儿,到你家中照顾卧床不起的你。还带上哥哥给你的一千元钱,买你想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死冷寒天,到你家里,我打奴作婢,给你双胞胎女儿、姐夫做饭洗衣。然后端水给你洗脸伺候你,最后照顾我女儿,等我上桌时,白菜土豆,姐夫还舍不得拿筷子让我吃。是邻居说了他才给我筷子。

        你婆婆掌管你家大事,称名给你做口条吃,端给你的小碟子里只有几片尖和舌根,中间一段老家伙留起来了。我女儿小手拄下颌看你吃,眼巴眼望地,你便丢下筷子,蒙住头。爸爸拿着炖好的鸡肉来给你,你便嘱我不让他再来,因为没人做饭给他吃。我没心思照顾他。女儿拿出姐夫单位发的南果梨,让来看你的客人吃,你婆婆白眼斜愣我女儿,把东西藏起。

         最不仁道的是,她怂恿姐夫不买最后一疗程的药,一千五百元一副。,能省就省。我砸碎了玻璃,找来他的领导他才同意。姐夫吓唬我去死,我才不怕他呢。我最爱干净的姐姐啊,你却得了这样的病?让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 姐夫喝酒耍酒疯,进屋就连吵带嚷地。女儿跳下地,拿过扫帚和锹,费力地扫干净废纸,还不时地给你露在外面的脚盖好被子。你的两个十五岁的女儿没照顾你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 我实在受不了他们非人的待遇,就妥乏回家了。你依依不舍。哥哥劝我回去,照顾姐姐你。再返你家时,你蜷缩在被子里,那爷三正狼吞虎咽,桌上半盆肉供在那里......见到我,你惨白的脸上泛出笑意。你偷着告诉我,见到我有了依靠似的。看着你手上有伤,瘀青透紫。邻居告诉我,是姐夫打的。他威逼姐姐交出哥哥留下的那一千元钱,存到他女儿的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气得真想转身离去,可我于心不忍。在那一晚,你同我彻夜长谈,你没有什么遗憾似的表白,让我诧异!为什么你这么平静?现在我终于明白,你更愿意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有感应似的,在你离去的早晨,母亲硬是给你梳了头,还编了一根辫子,给你洗了脸,擦了身子,在要换上你给姐夫织的三十五元的毛裤时,他抢过去,怕白瞎了。我僵住了,可怜那白发人送你黑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陪着你度过了五十多天,在你离去的当口,我倒计时数你不多的日子,最后是在你当院长的朋友倾力抢救下,默念五分,四三二一分钟的沉闷低迷中,你昏过去了。看了一眼弥留的你,我抱上女儿,牵着母亲的手,去你邻居家了。他们很够意思,是因为你为人好。当他们告诉我们,你在晚上八点多钟仙去了,爸爸和哥哥在路上正往你家赶。你却无缘见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没有泪,我的心已碎。别人在热闹吃你的酒席,我和母亲滴水未沾。哥哥躺在医院里。半夜,母亲摸到你蒙头盖脸的木板前,见两个孩子缩在炕上陪你,地下,你的丈夫烤着火,和人有说有笑的,母亲便恸哭震寰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当你的大红棺木被抬走时,我们坐上回家的车。我的心痛绞着,差点死掉。回家大病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姐姐,你可知道,每到逢年过节,我们都很难过,只是桌上不再有你。倒是你的过去,没有辱没娘家的名声。还可以。如今,你的丈夫娶妻生子。哥哥教我做人的道理:说他中年丧妻不容易。别从我们口里说别人的不是。不修自己修儿女,不修今生修来世。

         日后,殊途同归之日,我们会在天堂里相遇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金昔,凭吊在即,遥寄我深深的思念和祝福!祝姐姐在天堂里笑声朗朗,万事如意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